头部banner

父亲的钱夹子掉了

出自: 2011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
  父亲丢掉钱夹子的那天下午,天气很诡异。我们刚吃过午饭。那天中午母亲做的辣椒酸菜特别成,我扔下饭碗筷子就要喝水,偏偏妹妹也要喝,我们一直共用着一个搪瓷缸。

  那个搪瓷缸是舅舅去修湘黔铁路带回来的唯一纪念品,上面有个火车头,在两根铁轨上“呜呜”地开着,头顶上冒的烟像一串挂在屋檐的干辣椒。舅舅从工地上回来,把这只搪瓷缸送给了我们。他没有明确说送给我们中的哪一个,最先接过搪瓷缸的是他的姐姐——我们的母亲。但母亲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件纪念品的珍贵价值,她一边和舅舅说话,一边随手将它放在饭桌上。

  我早就盯着那只搪瓷缸了,它比剥了皮的冬瓜还白。我还看中了搪瓷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青年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