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我那家乡的水啊

出自: 2008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从北京出发,沿着南水北调中线,一路向南,我越走心里越有些疑问:水呢?为什么我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干涸的河床,看不到一条奔腾的河流?那些在地图上像蓝色的血管一样密布的河流都到哪里去了?眼前这一条条没有水的河流,还能叫做河流吗?如果我拿此事问仓颉,仓颉又会如何回答呢?

  别的不说,仅仅是在20年前,在我的家乡济源,在我们世居的村边,还有六条河流,每一条河都清澈见底。村北的那条大河名叫沁河,春秋两季波光潋滟,夏天则是惊涛拍岸,而到了冬天,那自然是千里冰封,浮光跃金。我幼时曾跟随一个画师学画,画的最多就是沁河。我学会的第一首古诗,并不是李白的“床前明月光”,而是白居易的“孔山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青年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